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222|回复: 0

[选刊] 秋瑾诗事(赵慎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30 15: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作者:赵慎修 


    秋瑾(1875~1907),近代革命家、作家。字璇卿,号竞雄,别署鉴湖女侠、汉侠女儿。浙江绍兴人。出身于小官僚家庭。生于福建,曾随父旅居台湾、湖南。光绪二十二年(1896),与湘潭王廷钧结婚。后曾两次入京。庚子事变之后思想剧变,决计献身革命,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光绪三十年(1904),赴日留学,先后参加实行共爱会、演说练习会、洪门天地会,并创办《白话》杂志。次年初,一度回国,加入光复会。七月,再返日本,加入同盟会,任总部评议员和浙江省主盟人。她经常登坛演讲,鼓吹革命,又学习射击和制造炸药,准备日后进行武装斗争,成为激进的革命活动家。当年十一月,日本政府颁布约束留学生规则,她力主全体回国,并先行返沪,参与筹办中国公学。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初,在浙江浔溪女学任教,后到上海筹办《中国女报》。1907年春,回绍兴主持大通学堂,积极联络会党与军学各界,组织"光复军",准备与徐锡麟同时在安徽与浙江起义。7月6日,徐锡麟在安庆先期发动,失败牺牲。13日,秋瑾在绍兴被捕,15日,从容就义。1913年,孙中山曾到杭州秋瑾墓致祭,题赠"巾帼英雄"的匾额。
  秋瑾在庚子事变前即从事创作,多以五、七言律诗和绝句抒写个人幽怨。《梅》、《兰花》等诗,托物抒怀,已经很见才情。而《题芝龛记》八首通过对花木兰、秦良玉的赞颂,抒发她精忠报国的豪情壮志。《题郭□白湘上题襟集即用集中杜公亭韵》之二,也表达了她闻鸡起舞、立功边疆的抱负。庚子事变时期的《杞人忧》"漆室空怀忧国恨,难将巾帼易兜鍪",《感事》"儒士思投笔,闺人欲负戈",已见诗人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胸襟,也预示着她即将冲破樊篱,走向革命。
  庚子事变以后,特别是在光绪二十九年(1903)以后,秋瑾诗的思想内容和艺术风格都发生了显著变化。献身革命,谋求民族解放与妇女解放,成了她诗歌的基调。绝大部分诗篇都洋溢着爱国主义激情,充满着挽救危亡、振兴祖国的激情。《宝剑歌》的"他年成败利钝不计较,但恃铁血主义报祖国",《吊吴烈士樾》的"卢梭文笔波兰血,拚把头颅换凯歌"等等,无异于诗人献身于革命的誓词。和徐寄尘等女友的唱和诗,唱出了对于妇女解放的理想。她希望妇女破除袖手旁观的陈规陋习,尽国民的责任,脱下闺装换戎装,挽救祖国危亡,创造英雄事业,创造"女儿文明"。这一时期的诗除五、七言律诗和绝句外,又采用了篇幅较长的歌行体。诗的风格也明显地呈现出互不相同的两种特色。一种偏重于抒发革命理想,表达革命必胜的信念,虽间有悲凉之句,但以乐观豪放、热烈昂扬为其特色,如《宝刀歌》、《宝剑歌》、《秋风曲》、《泛东海歌》、《吊吴烈士樾》、《赠蒋鹿珊先生》等。另一种诗则偏重于批判现实,慨叹世人麻木不仁,自己救国无方,如《感时》、《感事》、《感怀》、《柬某君》等,虽有感人奋发的诗句,但以悲壮苍凉为基调。
  秋瑾的词作,大致如同其诗。前期多写闺中愁绪,后期多写革命壮怀。〔满江红〕"小住京华"抒发正在觉醒,即将冲破家庭,走向革命的一腔激愤之情。〔满江红〕"肮脏尘寰"和〔望海潮〕《送陈彦安、孙多琨二姊归国》,抒发唤起群众创造新世界的胸怀。
  秋瑾的革命品格与诗品历来受到称赞。邵元冲说:"鉴湖女侠成仁取义,大义炳然,不必以文词鸣而自足以不朽。然即以文词而论,朗丽高亢,亦有渐离击筑之风;而一往三叹,音节浏亮,又若公孙大娘舞剑,光芒灿然,不可迫视。"(《秋瑾女侠遗集序》)
  为了唤起群众,秋瑾写过白话文、歌词,谱过曲。她还针对妇女识字者少的情况,创作了通俗易懂,能够演唱的弹词《精卫石》。篇中描写黄鞠瑞等妇女冲破家庭束缚,赴日留学,参加革命党,终于推翻清朝政府,建立共和国的事迹。它相当深刻地揭露了封建制度与封建伦理观念对妇女的压迫,指明了妇女在社会革命中求得自身解放的道路,其题材具有一定的开创意义。《精卫石》目录20回,现存6回。
  从光绪三十三年(1907)以来先后出版了多种秋瑾作品集,如王芷馥编《秋瑾诗词》,龚宝铨编《秋女士遗稿》,长沙秋女烈士追悼会编《秋女烈士遗稿》,秋社编《秋女侠诗文稿汇编》,王绍基编《秋瑾遗集》,王灿芝编《秋瑾女侠遗集》,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编《秋瑾集》。其中《秋瑾集》录诗180多首,词38首。秋瑾的集外佚诗近年来又时有发现。见《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第4期郭长海《秋瑾集外诗辑存》等。 

————————————————————————————————————
女革命家秋瑾事略·赵慎修
   在我国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英雄谱中,秋瑾的形象是格外引人注目、格外使人景仰的。这是因为,她一身二任,不仅是民主革命的先驱者,而且是妇女解放运动的先驱者。生前,她曾以“为醒狮之前驱,为文明之先导”①作为对全中国妇女的勉励,这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还只是一种理想;但对她自己来说,不正是逼真的写照吗?
   秋瑾,浙江绍兴人,生于1875年②。她的祖父和父亲都中过举,当过相当于州、县一级的地方官员。她少年时代就“学通经史,工诗文词,又好剑术,善骑马”(王时泽:《回忆秋瑾》),而且“丰貌英美、娴于辞令”(徐自华:《鉴湖女侠秋君墓表》)。1896年,在她随父任居留湖南期间,奉父命嫁给了湘潭豪富之家的王廷钧。此人庸俗、自私,男尊女卑的观念很深,对国家的安危漠不关心,只是靠花钱捐了个户部主事的京官头衔,其品学才情都远远不足以与秋瑾相匹配。“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秋瑾曾经这样慨叹其不幸的婚姻遭遇。1905年,即当秋瑾赴日后,在给她大哥的信中又指责王廷钧的为人是“禽兽之不若”;她“一闻此人,令人怒发冲冠”。显然,她不为生活所屈,她有信念,她要抗争。
   秋瑾生于福建,又到过台湾等地,使她直接地感受到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和中国的屈辱,早就萌发了以花木兰、梁红玉为榜样,效力国家的思想。当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她悲愤地写下了这样的诗句:“漆室空怀忧国恨,难将巾帼易兜鍪”(《杞人忧》),她到了北京之后,思想上产生了急剧的变化。据她在京时期过从甚密的好友吴芝瑛说,秋瑾在京时期,“痛愤庚子之变,以提倡女学为己任。凡新书新报,靡不披览,以此深明中外之故,而受外潮之刺激亦渐深”(《秋女士传》)。现存的七言古风《宝刀歌》和《宝剑歌》即是明证。在这两首诗中,她指出,帝国主义的侵略,给中国人民敲响了生死存亡的警钟,清朝政府已经成了以江山赠人的卖国政府,中国已到死里求生的时刻。她决心用宝刀、宝剑斩尽妖魔,澄清神州。“他年成败利钝不计较,但恃铁血主义报祖国”,是她献身祖国的自白。
   秋瑾革命思想的增长,和王廷钧的矛盾也必然日趋激化。到1904年,她终于毅然决然只身东渡了。
   当年的日本东京,是我国资产阶级革命派海外活动的中心之一,留日学生界也有许多革命的中坚分子。秋瑾一到日本,就显示了极大的革命活力。
   她本来名叫秋闺瑾,字璇卿,这时她去闺为瑾,改字竞雄,又号鉴湖女侠,以示面目一新。她参加了以“反清复明”为宗旨的三合会,并受封为“白纸扇(即军师)”之职。中间一度回国,又加入了光复会。不久,她参加了刚刚成立的同盟会,并被推选为评议部的评议员和浙江省的主盟人。她发展了不少浙籍会员,致力于宣传工作,创办了《白话》杂志。常常读书写作到深夜,“每每写到沉痛处,捶胸痛哭,愤不欲生”(王时泽:《回忆秋瑾》)。她认为演说是宣传革命的最好方式,省钱,随时随地可以讲,于是就组织演说练习会,而且身体力行。“每际大会……则抠衣登坛,多所陈说。其词悲感激切,荡人心魂”(徐自华:《鉴湖女侠秋君墓表》)。“每登演坛,雄辩恣肆,往往倾动众耳,击掌声如百面春雷”(黄民:《秋雨秋风》)。她又积极学习制造炸药,练习射击,随时准备回国开展武装斗争。她在当时已经成长为颇负声望的革命活动家。
   1905年冬,日本政府适应清朝政府的政治需要,相继颁布了《清韩留学生取缔规则》和《关于许清国人入学之公私立学校之规程》,明令规定取缔留学生的政治活动,剥夺集会结社等自由,检查书信,强迫留学生遵守清政府的法令,企图以此扑灭蓬勃发展中的革命运动。当时,一部分人主张忍辱含垢,留下来坚持学业;一部分人主张退学回国,以示抗议。留日学生无形中分为两派,相持不下。陈天华为此愤而蹈海,希望以死激励留学界的团结一致。秋瑾是坚决主张回国的,她曾在一次留学生的集会上,把一把倭刀插在讲台上,慷慨陈词,演说应该回国的道理,并且声言:“如有人回到祖国,投降满虏,卖友求荣,欺压汉人,吃我一刀”(徐双韵:《记秋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4-2-28 06:59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