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098|回复: 0

[原创音乐] 基于方文山歌词《乱舞春秋》语境差现象的审美分析(张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4 11: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张琼


  【论文关键词】歌词;语境差;审美效应  
  【论文摘要】本文运用语境差理论对方文山作品《乱舞春秋》中的语境差现象进行审美分析,得出表达者利用文本中的语境差造就了作品独树一帜的风格,通过语境组成各因素的调适产生特殊审美效应的结论。  

    
  方文山作为当代流行乐坛无可替代的作词人,他天马行空的创作才华为无数人所赞叹,他的作品被吸纳进入中学教材并数次成为高考试题。2008年山东省高考试题中又一次用到他的作品《青花瓷》,从而引发了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将流行歌曲歌词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和语言本体进行研究。本文试从语境差角度对其另一作品《乱舞春秋》进行审美分析。  
  文学作品中的语境制约着言语代码的选用,也伴随着读者读解鉴赏的全过程。在语境参与过程中,既有语境各因素间的平衡,也出现了语境各因素间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我们称其为语境差,即各语境因素间表现出来的差异。语境差概念的提出为研究语境各要素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这个视角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一个全能的视角,它既考察语境内部各要素之间(如上下文、时间、空间、对象、背景等)的关系,又关注语境同其他主客观因素之间(如表达者和接受者之间、接受者和接受者之间)的关系。  
   歌词《乱舞春秋》全文如下:  
  那混乱年代朝廷太腐败人祸惹天灾  
  东汉王朝在一夕之间崩坏兴衰  
  九州岛地图被人们切割成三块分开  
  读三国历史的兴衰想去瞧个明白  
  看看看就马上回来  
  刀剑棍棒我随口讲原来真有时光机这么夸张  
  穿梭时空过瘾又嚣张万一有去无回怎么办  
  老实说有点紧张啊啊  
  江山我站在云端慢慢往中原方向  
  前方散落着村庄长安在兵荒马乱  
  望着天眼看北斗七星坠入地平线  
  瞬间英雄豪杰犹如鬼魅般地出现  
  我呸谁也不服谁我是龟你是鳖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妖兽扰乱人间秩序血腥如浪潮般来袭  
  我小命差点没续集还好有时光机我谢谢你  
  人魔开始重出地狱叛军如野火般攻击  
  五官差点离开身体还好有时光机我谢谢你  
  曹魏枭雄在蜀汉多人才东吴将士怪七星连环散诸葛亮的天命不来  
  这些书都有记载不是我在乱掰等到东方鱼肚白我再来跟你说嗨  
  嘴里有刀说破歌谣千年恩怨一笔勾销  
  生命潦草我在弯腰历史轮回转身忘掉  
  黄巾贼你不要吵倭咱姥姥和水擀面条  
  放下刀若想吃饱去找皇帝老爷讨  
  黄巾贼你不要闹倭咱姥姥烧柴煮水饺  
  放下刀若想吃饱去找皇帝老爷讨  
  这篇歌词是方文山作品具有典型特色的一类,风格怪异,天马行空,叙事性强,短短四百字的篇幅叙述了一个现代社会的孩子回到三国时代的见闻和感想。  
    
  一、 内容与形式之间的语境差  
    
  三国,无疑是中国历史上最迷人的时代。英雄美人谋士名将辈出,引领一时风骚;阴谋策略阵仗杀戮,苦此生民  
  数十年。滚滚长江,清浊本就难分,日后罗贯中《三国演义》的出现,更让原本已经紊乱的史实,平添几分浪漫而迷离的色彩。到底孰真孰假?孰是孰非?孰得孰失?孰功孰过?千载以下,竟抟成“三国学”一门大学问出来。可见,三国历史历来在中国文人心中不说值得敬畏,起码分量不轻。  
 方文山的观点却不一样。这一首《乱舞春秋》从标题中即可看出他对这段历史的态度:春秋,即历史,乱舞,则不无调侃之意。没有敬畏,没有崇拜,甚至没有太多的感情色彩。英雄豪杰是“鬼魅”,“我是龟你是鳖”,“谁也不服谁”,“若想吃饱?去找皇帝老爷讨”之类词句从周杰伦似是而非的唱腔中吐露出来,让听众更多进入到对历史、战争价值的深层思考。
  “妖魔扰乱人间”,“人魔重出地狱”,身处历史大环境中的枭雄英雄将士谋士个个都能在血雨腥风中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历史舞台,换来“如浪潮般来袭”的血腥,荒芜了散落的村庄,离析了沉静的九州。历史轮回,人事不在,所有曾经鲜活的生命现今已成史书上的记载。什么样的生命算是“潦草”呢?方文山没有给出明确答案,留与读者、听者自己思考。  
    
  二、人物与情节之间的语境差  
    
  文本的叙事主人公是一个在课室中读三国史书的小孩,书中文字记载的单薄令好学好奇好问的孩子异想天开,想重回三国感受历史的沧桑沉重,而方文山就运用了科幻片中常用的道具——未来世界的时空穿梭机将这个小孩送返到历史的画面中,将历史与现在从时间上联结起来,同时空间上也进行了乾坤大挪移——21世纪的历史课堂回转到三国古战场:枭雄争锋的曹魏,人才辈出的蜀汉,不容小觑的东吴。  
  一段恢宏的历史成为一个孩子眼前生动的历史课件,好像在电影院里看了一场历史题材的电影,既有身临其境的刺激紧张——“小命差点没续集”,“五官差点离开身体”,又有始终站在局外的旁观视角——“还好有时光机”可以及时抽身脱离。  
  现实与历史的脱节产生人物与情节的距离感。东汉末年,社会危机日益深重,广大农民与豪强地主及封建国家的矛盾激化。黄巾起义正是在农民斗争蓬勃开展的基础上爆发的一次有组织、有准备的全国性农民起义。在它影响下的各族人民起义,持续了二十多年。虽然起义最终被残酷镇压,但在农民起义的打击下,腐朽的东汉王朝已名存实亡。头戴“黄巾”是起义军当时的装扮,“贼”是当时统治阶级对起义农民军的蔑称。作品中孩  
    
  子嘴里吐出“黄巾贼”这个语词时,这一称呼已经中性化,不再有任何褒贬之意,千年之前的恩怨在孩子的心中早已忘掉,不复存在,“和水擀面条”、“烧柴煮水饺”,生存的基本要素是简单的——吃饱,不牵涉任何政治因素。  
    
  三、语符层面的语境差  
    
  题材上的时空跨度造就了表达者借助语境差提高表达效果的机会。“时光机”、“穿梭时空”等词句带有科幻色彩,属于未来世界,“朝廷”、“王朝”等词语的实质内涵在中国历史舞台上实际已经消亡,它们所属的语境明显不是处在同一个时期,这是历时语境差;“枭雄”、“犹如”、“坠入”、“瞬间”等词汇属于书面语的层面,而“我呸”、“乱掰”、“瞧个明白”等明显带有现代口语的特点,这是语体之间的语境差;“五官”、“秩序”、“续集”、“兴衰”、“地平线”、“攻击”、“歌谣”等等词汇则覆盖了人类文化活动的各个领域,科学的、哲学的、文学的、历史的,不一而足。  
  表达者利用这些词句间的差异成就了作品独树一帜的风格。  
  毕加索的壁画《和谐》的内容是鱼在鸟笼中,鸟在鱼缸里,对此他的解释是——在和谐中一切都是可能的。同样,在文学作品中,语境的表面不平衡之下有着内在、深层的平衡,这种平衡是由语境各因素间相互调节和自我调适来实现的,在这种调节和调适下,不平衡就可以转化为平衡,并转化生成为美学信息,产生特殊的审美效应。《乱舞春秋》种种怪诞要素呈现出和谐氛围,在方文山不动声色的指引下,引发人们去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作为现代社会的文明人,我们应当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历史,对待战争,对待生命,对待未来?  
    
  【参考文献】  
  [1]祝敏青《小说辞章学》[M],海峡文艺出版社,2000。  
  [2]冯广艺《语境适应论》[M],湖北教育出版社,1999,(9)。  
  [3]谭学纯、朱玲《广义修辞学》[M],安徽教育出版社,2001,(1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3-2-7 05:47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