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936|回复: 0

王家台《归藏》与《穆天子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2-4 11:4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家台《归藏》与《穆天子传》
殷逝
0位粉丝
1楼

         
      《文物》在1995年第1期发表了荆州地区博物馆撰写的《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一文,最早介绍王家台发现“易占”简的消息,并公布了其中三卦的内容。其后读到连劭名[1]、李家浩[2]、李零[3]、王明钦[4]、王宁[5]、邢文[6]诸先生大作。2000年8月,有幸在北京达园“新出简帛国际”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听到并拜读了王明钦先生大作《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会上会后又陆续读到王葆玹[7]、廖名春[8]、林忠君[9]、连劭名[10]诸先生大作。各位先生都明确认为王家台易占即是《归藏》。《归藏》的重新发现可以说是新出土文献的最重要收获之一。  
      据介绍[11],王家台秦简《归藏》编号者164支,未编号的残简230支,共计394支,总字数约4千余字。由于残缺过甚,至今尚未拼出一支整简,顺序也难以排定。在这批竹简中,共有70组卦画,其中16组相同。除去相同数,不同的卦画有54种。卦画皆以—表示阳爻,以∧表示阴爻。卦名有76个,其中重复者23个,实际卦名53个,此外,卦辞也有一部分重复。竹简有两种,一种宽而薄,而另一种窄而厚。因此,我们推测,这批《归藏》有两种抄本。秦简《归藏》的卦画皆可与今本《周易》对应起来,卦名也与传本《归藏》、帛书《周易》及今本《周易》大部分相同。  
      这批《归藏》简实际是有两个本子。但因为并没有更详细资料的说明,所以我们讨论问题暂时还只能不考虑这个因素。  
      王家台《归藏》有《师》卦:“  师曰昔者穆天子卜出师而殳占囗囗囗囗囗439囗龙降于天而囗囗囗远飞而中天苍囗。”[12]  
      “殳占”,当作“攴占”,“攴”即“枚”字省写,文献中有“枚占”、“枚筮”。李家浩[13]、连劭名[14]已经作了很好的解释。“穆王天子”,李家浩怀疑是“穆天子”先误作的“穆王子”,因文义欠妥,后人在“王”字后又妄增“天”字[15]。  
      此条内容亦见于《太平御览》卷85引:“昔穆王天子筮西出于征,不吉。曰:‘龙降于天,而道里修远;飞而冲天,苍苍其羽。’”这点许多先生也已经指出。李家浩还将《庄子·大宗师》陆德明《释文》所引的“昔穆王子筮卦于禺强”一句与此条相连缀,以为“原文似应当作‘昔穆天子筮出于西征,而枚占于禺强。禺强占之曰:不吉。龙降于天……’”[16]。  
      穆天子西征故事见于《穆天子传》。《穆天子传》5篇,是关于周穆王游行四海,见帝台、西王母的故事。周穆王好巡守,得盗骊、绿耳这样的好马,命造父为御手,以观四荒。北绝流沙,西登昆仑,见西王母。《穆天子传》系西晋初汲冢所出书,时人郭璞为这部书做注。对于《穆天子传》的性质后来颇多争论,或以为是实录起居注类,或以为是小说类。笔者数年前曾作集释[17],以为《穆天子传》虽非信史,却有本事(尤其是卷1、卷2,多可征信),实是战国初魏方士敷衍周穆王故事而成。  
      穆天子西征卜而曰“龙降于天,而道里修远;飞而冲天,苍苍其羽”云云,与《穆天子传》所记诗歌颇类。如卷2西王母为穆天子谣曰:“白云在天,山   
      自出。道里修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道里修远”与“道里悠远”,用字都几无区别。因此怀疑《归藏》成书与《穆天子传》有关。细绎已获披露的王家台秦简《归藏》原文,确如所疑。今举二例证明。  
      王家台《归藏》有《讼》卦:“  讼曰昔者囗囗卜讼启囗囗囗囗。”  
      《穆天子传》卷5[18]:“丙辰,天子南游于黄囗室之丘,以观夏后启之所居。乃囗于启室。天子筮猎萍泽,其卦遇《讼》   
      。逢公占之,曰:‘《讼》之繇,薮泽苍苍,其中囗,宜其正公。戎事则从,祭祀则喜,畋猎则获。’”  
      王家台《归藏》说《讼》卦,出现了“启”,应该是指夏启,这就与《穆天子传》论及穆天子占筮《讼》卦前后本事相符。穆天子入观夏后启之所居,并入于启室。(“乃囗于启室”,“囗”当从郭璞补“入”),随后筮猎太室山下之萍泽,而得《讼》卦。  


2006-10-29 15:42 回复  

殷逝
0位粉丝
2楼

      《穆天子传》卷5“以观夏后启之所居”,郭璞注:“疑此言大室之丘。嵩高山,启母在此山化为石,而子启亦登仙,故其上有启石也。皆见《归藏》及《淮南子》。”“此言”,邵本作“社宫”。“大室”,诸本或作“太室”。“子”,诸本或作“夫”。“故”,邵本作“改”。启石,道藏本作“启室”。郭璞注《穆天子传》,还注了《山海经》,洪颐煊曰[19]:“《艺文类聚》六十二引《归藏》曰:‘昔者夏后启葬享神于晋之墟,作为睿台于水之阳。’《山海经·海外西经》注引《归藏·郑母经》曰:‘夏后启筮御飞龙,登于天,吉。明启亦仙也。’是说此事。”“明启亦仙也”,当如陈逢衡所说“是郭注添设,非《归藏》本文”[20]。  
      夏启出生故事,史传颇多记载。《尚书·益稷》:“予创若时,娶于涂山。辛壬癸甲,启呱呱而泣。”《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禹因娶涂山,谓之女娇。……十月,女娇生子启,启生不见父,昼夕呱呱啼泣。”《汉书·武帝纪》颜注引《淮南子》:“禹治鸿水,通轩辕山,化为熊,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高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绎史》卷12引《隋巢子》与此略同。  
      檀萃《穆天子传注疏》引《淮南子》并曰[21]:“‘夫启亦登仙’者,言夫禹及子启皆登仙也。《一统志》嵩山三峰,东曰太室、西曰少室,以其下各有石室也。启母石在嵩山麓启母庙前。”  
      檀萃直以启生故事释《穆天子传》,遭陈逢衡驳。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曰[22]:“《穆传》但言‘观夏后启之所居’,亦犹升昆仑观黄帝之宫耳。或当曰后启有事嵩高,因而建室,遂成古制,历代不废。穆王游此故观焉,并无怪异。郭乃以启母石为言。此事亦见《隋巢子》,然皆妄诞不足信。案《淮南·修务训》言禹生于石,高注:‘禹母感石而生。’今又云启母化石而生启,则是夏禹二代皆出于石也,殊非事实。”  
      陈逢衡又批评“洪引《归藏》二条皆与此事无涉。”   
      [23]《山海经·海外西经》郭注引《归藏·郑母经》曰:‘夏后启筮御飞龙,登于天,吉。’此条也非《讼》卦而当是《明夷》卦。王家台《归藏》多次出现夏后启卜筮,其《明夷》卦:“   
         
      明夷曰昔者夏后启卜乘飞龙以登于天而殳占囗囗囗”。正与郭璞注《山海经·海外西经》引《归藏·郑母经》同。洪引《山海经·海外西经》郭注虽非关此条,但亦证明郭璞利用了确有来历的《归藏》注《穆天子传》、《山海经》。  
      启生故事或为郭璞注明“夏后启之所居”而添加,后人又因此更牵涉启筮飞龙登天故事,然新出土王家台秦简确实证明,王家台《归藏》之《讼》卦与夏启事相关。《归藏》之《讼》卦,本事来自《穆天子传》,并无可疑。  
      王家台《归藏》有《大壮》卦共两条,当属两个本子。  
      “  大囗曰昔者囗408囗隆卜将云雨而殳占困京=占之曰吉大山之云  囗196。”  
      “  壮曰昔者丰隆囗320。”  
      《穆天子传》卷2:“而封囗隆之葬,以诏后世。”“封”原作“丰”,洪颐煊曰[24]:“《山海经·西山经》注,《水经·河水注》俱引作‘封丰隆之葬’,后世传写脱‘丰’字,注‘隆上字疑作丰’六字本后人校者之文,今本误羼入注中,正文‘封’伪作‘丰’。今依注改正,而注中姑仍其旧。”翟云升云[25]:“注‘疑作丰’者,明言‘隆’上缺文,缺文之上固是‘封’字,故注封云云。《山海经·西山经》郭注引此直作‘而封丰隆之葬’,《水经注》一同。后人传写不以‘丰’当缺文而易‘封’为‘丰’,误矣,今改正。”顾实从之,且云[26]:“虽郭、郦二氏容有臆增,要可知当作‘封丰’二字也。”洪、翟、顾说是,据改,但缺文仍依旧。又,《御览》38引此句作“增封于昆仑山上”,陈逢衡谓此“乃约举之辞”[27]。  


2006-10-29 15:42 回复  

殷逝
0位粉丝
3楼

      郭璞注:“‘隆’上字疑作‘丰’。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遂为雷师,亦犹黄帝桥山有墓。封,谓增高其上土也,以标显之耳。诏谓语之。”洪颐煊以“隆上字疑作丰”六字为“后人校者之文”   
      [28],陈逢衡则谓此六字“当是郭校”   
      [29]。“也”原作“地”,从诸本及文义改。“雷”,檀萃以为当作“云”,谓[30]:“王逸注《楚辞》,以丰隆为云师,则注‘雷’字乃‘云’字之误。”   
      郭璞注:“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遂为雷师”,今王家台《归藏》之《大壮》又言“囗隆卜将云雨”、“大山之云  囗”云云,“雷”本作“云”字大为可能。  
      陈逢衡曰[31]:“郭注‘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遂为雷师’,此与夏后启筮御飞龙登于天,舜筮登天为神一例,疑亦出《归藏》。郭不注者,偶遗脱耳。”顾实曰[32]:“郭注引丰隆御云之事,盖出《归藏》文。”郭璞注“而封囗隆之葬”,明言“丰隆筮御云得《大壮》卦”,今王家台《归藏》之《大壮》卦果言丰隆事,可见《归藏》确与《穆天子传》相关。  
      要之,王家台《归藏》内容多出《穆天子传》,而王家台《归藏》必成书于《穆天子传》之后殆无疑义。  
      郭璞注《穆天子传》屡引《归藏》,涉及学术史上一重要问题,这里亦附带说略。  
      西晋初汲冢出书,晋武帝命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和峤负责整理。当时众多的学者参与了整理研究。先后参加整理研究的有荀勖、和峤、谴勋、张宙、傅瓒、束皙、王接、卫恒、王庭坚、潘滔、挚虞、谢衡、续咸等,杜预也曾研讨过汲冢书的内容,郭璞还为《穆天子传》作了注。《晋书·束晳传》:“初,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得竹书数十车。其《纪年》十三篇,记夏以来至周幽王为犬戎所灭,以事接之,三家分,仍述魏事至安釐王之二十年。盖魏国之史书,大略与《春秋》皆多相应。……其《易经》二篇,与《周易》上、下经同。《易繇阴阳卦》二篇,与《周易》略同,繇辞则异。《卦下易经》一篇,似《说卦》而异。《公孙段》二篇,公孙段与邵陟论《易》。《国语》三篇,言楚晋事。《名》三篇,似《礼记》,又似《尔雅》、《论语》。《师春》一篇,书《左传》诸卜筮,‘师春’似是造书者姓名也。《琐语》十一篇,诸国卜梦妖怪相书也。《梁丘藏》一篇,先叙魏之世数,次言丘藏金玉事。《缴书》二篇,论弋射法。《生封》一篇,帝王所封。《大历》二篇,邹子谈天类也。《穆天子传》五篇,言周穆王游行四海,见帝台、西王母。《图诗》一篇,画赞之属也。又杂书十九篇:《周食田法》,《周书》,《论楚事》,《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大凡七十五篇,七篇简书折坏,不识名题。冢中又得铜剑一枚,长二尺五寸。漆书皆科斗字。”   

      汲冢这批书,多为历史、传说、卜筮、游猎、方物、谈天之书,内容方向大体近,多数书的成书时间亦非常接近。   
      《易繇阴阳卦》与《周易》略同,如郭沫若[33]、王宁[34]等先生说论,当即是《归藏》。王宁先生还以为《易繇阴阳卦》、《卦下易经》、《公孙段》合而为《归藏》[35]。   

      郭璞广注群书,其要者有:《穆天子传注》、《山海经注》、《尔雅注》、《方言注》、《楚辞注》、《三苍注》、《水经注》等,有其个人兴趣原因[36],亦与汲冢书之大体范围近。郭璞以新出土而性质相关、来历相同之材料,互相印证发明,故其《穆天子传注》、《山海经注》等屡引《归藏》。   

      《隋书·经籍志》载《归藏》13卷,晋薛贞注:“《归藏》,汉初已亡,案晋《中经》有之,惟载卜筮,不似圣人之旨。”“汉初已亡”或者只是有散失,桓谭《新论》尚言“《归藏》藏于太卜”;荀勖就是《中经新簿》的撰者;郭璞引证又屡屡称《归藏》之具体篇名,则当时应该尚有传承之《归藏》。然汲冢书整理总其成者束晳终未以《易繇阴阳卦》即是《归藏》。   


2006-10-29 15:42 回复  

殷逝
0位粉丝
4楼


         
                                                            2002年8月13日  




      [1] 连劭名《江陵王家台秦简与〈归藏〉》,《江汉考古》1996/4。  
      [2]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1。  
      [3] 李零《跳出〈周易〉看〈周易〉——“数字卦”的再认识》,《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6。  
      [4]   
      王明饮《〈归藏〉与夏启的传说——兼论台与祭坛的关系及钧台的地望》,《华学》第3辑,紫禁城出版社1998/11。王明钦另有《试论〈归藏〉的几个问题》一文(《一剑集》,1996,中国妇女出版社),惜笔者至今未见。  
      [5] 王宁《秦墓“易占”与〈归藏〉之关系》,《考古与文物》2000/1。  
      [6] 邢文《秦简〈归藏〉与〈周易〉用商》,《文物》2000/2。  
      [7] 王葆玹《从王家台秦简看〈归藏〉与孔子的关系》,“新出简帛国际”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2000/8。  
      [8] 廖名春《王家台秦简〈归藏〉管窥》,《周易研究》,2001/2。  
      [9] 林忠军《王家台秦简〈归藏〉出土的易学价值》,《周易研究》2001/2。  
      [10] 连劭名《江陵王家台秦简〈归藏〉筮书考》,《中国哲学史》2001/3。  
      [11] 参看王明饮《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新出简帛国际”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2000/8。  
      [12] 参看王明饮《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新出简帛国际”国际学术研讨会提交论文,2000/8。  
      [13]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1。  
      [14] 连劭名《江陵王家台秦简与〈归藏〉》,《江汉考古》1996/4。  
      [15]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1。  
      [16] 李家浩《王家台秦简“易占”为〈归藏〉考》,《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7/1。  
      [17] 笔者《穆天子传集释》,未刊稿。  
      [18] 本文《穆天子传》以洪颐煊校正本为底本,笔者校勘内容随文说明。  
      [19] 洪颐煊校正《穆天子传》,《丛书集成》本。  
      [20]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21] 檀萃《穆天子传注疏》,石渠阁刻本。  
      [22]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23]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24] 洪颐煊校正《穆天子传》,《丛书集成》本。  
      [25] 翟云升覆校《穆天子传》,道光刻本。  
      [26] 顾实《穆天子传西征讲疏》,中国书店1990/8影印本。  
      [27]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28] 洪颐煊校正《穆天子传》,《丛书集成》本。  
      [29]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30] 檀萃《穆天子传注疏》,石渠阁刻本。  
      [31] 陈逢衡《穆天子传补正》,道光刻本。  
      [32] 顾实《穆天子传西征讲疏》,中国书店1990/8影印本。  
      [33] 郭沫若《〈周易〉之制作时代》,《青铜时代》,《郭沫若全集·历史编》第一卷。  
      [34] 王宁《〈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1/5;《〈归藏〉篇目考》,《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2/2。  
      [35] 王宁《〈归藏〉篇目考》,《古籍整理研究学刊》1992/2;《秦墓“易占”与〈归藏〉之关系》,《考古与文物》2000/1。  
      [36] 参看笔者《郭璞注书论衡》,《东南文化》2000/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4-2-22 13:26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