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776|回复: 0

我看《刘海粟与徐悲鸿之间恩怨有多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9-16 23: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下是《南方都市报》2009年6月25日的报导摘录:
                     

    本报讯 (记者 田志凌)刘海粟是汉奸吗?周恩来是否调解过徐悲鸿与刘海粟之间的矛盾?江青做过刘海粟的裸体模特吗?这些真假难辨的问题多年在美术界纠缠,涉及到中国两位大师级艺术家徐悲鸿与刘海粟之间历时半个多世纪的恩怨。
    日前,青年画家荣宏君历时六年创作的《世纪恩怨》一书由同心出版社出版,书中的大量资料提供了全新的结论。刘海粟的女儿刘麟昨日对记者称,他们尚未看到此书,但她表示不会干预别人对前辈历史的研究和评论。
    释疑一 刘海粟是汉奸吗?
    作者荣宏君告诉记者,6年前他偶然获得了徐悲鸿1953年给时任文化部常务副部长周扬写的两封信,让他大吃一惊。因为徐悲鸿在信中提到抗议刘海粟出任华东美专校长,原因是“刘海粟充当汉奸,其罪行轻重如何,吾人姑不置论,其丧失民族气节,则是事实。”在第二封信中,徐悲鸿进一步提出应该让刘海粟坦白“上海沦陷时间与日本人有那些勾结?……”
    刘海粟到底是不是汉奸?这个问题引发了荣宏君的强烈兴趣,他开始收集资料,寻找证据。比如1943年11月30日的《申报》上,荣宏君发现一篇报道,上写“与会的有东亚同文会副会长津田中将,海军武官府长近藤少将,盐田大尉,陆军川本大佐,冈部顾问等……刘海粟亲自招待,巡回观摩,风趣横生……”。对此刘海粟曾对自己的学生简繁解释说:“许多人批评我办画展不应该请日本人到场,我的想法不一样。你日本人再骄傲,地位再高,你还是要来给我捧场,恭维我,这不是耻辱,这是自信!”另外,在刘海粟与夏伊乔的结婚大典上,担任主持人的是大汉奸陈彬和,日本军部首要人物川本芳太郎与高岛阙次郎都亲自到刘海粟家中祝贺。
    荣宏君认为,根据资料和文献,并没有发现刘海粟在汪伪政权里任职,或做过什么卖国的事情。所以从性质上,不能草率地定义刘海粟为汉奸。
    释疑二 周恩来是否调解过徐刘之争?
    在百度上搜索“徐悲鸿与刘海粟”,出现最多条目的就是这样一条消息“周恩来化解徐悲鸿与刘海粟的恩怨”。这篇出自传记作家石楠的文章,如今影响颇为深远,而荣宏君发现,这件事存在很大疑点。
    1985年,刘海粟到邓颖超家中做客,刘海粟曾撰文详细记录了自己做客邓颖超家中的情况。在文中,邓颖超曾说:我和恩来在30年代就知道你。由此可推断,周恩来只是知道刘海粟,而不是说他们是老朋友了。刘海粟还提到,建国后他与周恩来的首次见面是在1954年,这时,徐悲鸿已经去世一年了,何来周恩来调停刘海粟与徐悲鸿恩怨一说?荣宏君表示,这段漏洞百出的历史经刘海粟以及其传记作者的多方传播,已经有被写入中国近代美术史的可能。
    另外关于刘海粟是不是康有为的弟子,江青是否给刘海粟做过模特等,荣宏君都通过大量的资料证明其并非事实。此外他还采访了认识刘徐二人的黄苗子、范曾等多位当事人。荣宏君对记者说,“许多历史全来自刘海粟自己的说法,缺少旁证,而且充满了矛盾和疑点。”
——————————————————————————————————————
《南都》是南方地区最有影响力的一份报纸,从这篇报导可见这本书在以两位画坛重量级人物的恩怨为噱头方面,确是能吸引不少媒体的眼球。对于刘海粟不仅不是汉奸,而且是为抗战作出过巨大贡献的史实,我早已用详尽的史证说明,例如刘海粟在抗战时期赴南洋举办系列巡回筹赈画展期间写给教育部长陈立夫的信函,一直作为民国教育部档案保存,国民党败退台湾后,教育部的档案没有来的及撤走,现在全部转移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保存。而且在抗战胜利后,关于“刘海粟是落水文人”的消息一传出,时任中宣部长张道藩立即公开辟谣表示“《新华日报》造谣!刘大师是爱国画家”;不久蒋经国更亲赴上海看望刘海粟,感激他在抗战时期在南洋各地为抗战筹募一千余万国币的巨大贡献,会晤期间刘海粟把抗战时期所画的《风雨飘摇图》相赠,并被当时多家传媒发表。这还成为后来刘海粟在“文革”中成为“历史反革命”的罪状之一。这些史料,比简单地扯一句“根据资料和文献,并没有发现刘海粟在汪伪政权里任职,或做过什么卖国的事情。所以从性质上,不能草率地定义刘海粟为汉奸”要具体而有力的多。
       至于书中最后“确认”周恩来事实上并没有调解刘徐之矛盾,并表示“这段漏洞百出的历史经刘海粟以及其传记作者的多方传播,已经有被写入中国近代美术史的可能。许多历史全来自刘海粟自己的说法,缺少旁证,而且充满了矛盾和疑点。”这可是睁眼说瞎话,这段历史,其实正是中国近代美术史上重要的一页史实——要说“旁证”,徐悲鸿方面早就作了有力的“旁证”啦!在廖老太所著的《高大全——徐悲鸿一生》初版第403页,就提到周恩来在1953年召开的“全国文艺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前夕为刘徐两家矛盾所作的约谈,虽然书中对这次会谈语焉不详,只字不提刘海粟,但却有如下一段:“随后,悲鸿又谈到画家的品德问题和美术教育方面的问题。他认为从事美术教育的人,在品德上也应能为人师表,不能因为有画家的头衔而品德上可以打折扣。尤其是在国土沦陷时期,画家的民族气节应当是首要的。因此,悲鸿认为,任命美术院校的领导时,应当考虑德才兼务的人。”这段话,内容上和书作者所发现的徐悲鸿至周扬信件相呼应,就是要给刘海粟点眼药,反对任命刘海粟为华东艺术学院院长。而当周恩来为此向徐悲鸿做说服工作,徐悲鸿不能不顾周恩来的面子,便话中带刺地暗讽刘海粟“品德上打折扣”、“国土沦陷时丧失民族气节”了事,以示自己的态度,但也不再出面反对刘的任命了。据王朝闻(时任中央美院副教务长)回忆,刘海粟在京期间曾专门到访中央美术学院,王朝闻为此曾劝身为院长的徐悲鸿和刘海粟见个面,徐悲鸿思量再三,最后还是婉拒了,但仍交代他去接待。真正要研究刘海粟和徐悲鸿,竟然对这些第一手的资料视而不见,还下结论说是“刘海粟自己的说法”,这不是真正治学的态度。而且我手头上的文化部1979年致人民日报函中,就明确表示周曾为刘徐两家的矛盾做工作,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刘海粟就是吃了豹子胆,也断不敢捏造周恩来化解二人矛盾的事实,但周当年的举措以及刘徐二人的矛盾,却是连文化部也了如指掌的,大家都知道明摆着是什么一回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2-9-30 00:51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