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6494|回复: 1

[选刊] 溥仪的诗(王庆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0-18 12:51: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庆祥


由于溥仪从小读过许多唐诗,也读过许多登在报纸上的新诗,加之他的老师陈宝琛、郑孝胥等人都会作诗,在这样的环境中不能不受到熏陶,闲来无事他常常也要作诗。毓崇说:「溥仪常常坐在书斋的写字台前写诗,他喜欢写五言律诗,有时也写七言绝句。溥仪的诗内容多是发牢骚的,因此不敢保存。往往是写完后就让我们几个在他身边的亲属传阅,阅后,只见他划根火柴就把『诗』变成了『灰』。」

溥仪无论如何算不上「诗人」,也谈不到在写诗方面有什么「名气」,却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诗了。溥仪7岁时写给老师陈宝琛的祝寿诗,也许是他写出的第一首诗,是四言的,全诗仅16字:「松柏哥哥,终寒不凋,训予有功,长生不老。」有人评价这首写于1913年的诗作说:「这16个字虽然还有些古典派的因袭,然而这首诗的改造,总算是开始元功,不可轻视的了。」

1916年旧历十一月间,溥仪又写过一首《喜雪诗》。溥仪的师傅梁鼎芬在日记中详细记载了这首诗的产生过程:那年冬天无雪,溥仪每天寅刻亲往御花园钦安殿的天穹宝殿焚香祈雪,卯初之际再赴毓庆宫读书。有一天梁鼎芬迟到了两刻钟,「惶悚之至」,乃请求「皇上」处分他,但溥仪「宽厚」,表示谅侑。十一月二十六日那天果然大雪纷扬,梁鼎芬乃持伞而来,当他看到「皇上」既不乘坐龙轿,也不张开华盖,乃敬问其故,溥仪回答说:「雪是我求下来的,所以我不乘轿步行前来,虽然满身落雪却十分高兴。」 梁鼎芬这才感到自己持伞入宫很不合适,退宫时亦不再持伞遮雪了,次日,《御制喜雪诗》便由一名年仅11岁的「天子」作了出来,诗云:「朕心思雪,祈之昊天,昊天乃降,下民悦焉。」据梁鼎芬讲,此诗既出,「外间传诵,咸以为仁君也」。

小朝廷时代的溥仪还有许多诗文,其中有几首曾在三四十年代的杂志上披露出来。有一首仿照刘禹锡《陋室铭》而作的《三希堂偶铭》:「屋不在大,有书则名;国不在霸,有人则能;此是小室,惟吾祖馨,琉球影闪耀,日光入纱明,写读有欣意,往来俱忠贞。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荒之乱耳,无倦怠之坏形。直隶长辛店,西蜀成都亭,余笑曰,何太平之有?」这首诗明显地反映了少年溥仪身居禁城不甘寂寞的心绪,他表示的志向是立足于三希堂,致力于「大清」中兴,天下「太平」。

还有溥仪在大婚前后所写的几首新诗,当时他已经十七八岁了。其中有一首描写宫中的景色以及青年溥仪无聊的生活,原诗如下:「灯闪著,风吹著,蟋蟀叫著,我坐在床上看书。月亮出了,风息了,我应在院中唱歌。」另外一首则抒发了一个被黜之君在凄秋的宫廷里的感受。诗云:「秋风一阵阵吹在窗槛上,你觉得冷不冷啊!月亮照于西河,老鸦乐于北树,我叫于书室,大讲演于殿堂。八音盒发出长啸之音,使人忘倦。」还有一首写在「大婚」之后的1923年,表达了「皇上」与「皇后」婚后苦闷的夫妻生活,诗中的「她」应指婉容:「月亮出来了,她坐在院中微笑的面容,忽然她跳起身来,冲著月亮鞠躬,一面说,好洁净的月儿,弗呢来个哉。」

下面这首当然算不上什么「诗」,纯属游戏的「顺口溜」:「正月一,宰个鸡;二月二。放个屁;三月三,绣褥单;四月四,写个字;五月五,静吃卤;六月六,大汗出;七月七,爱拉稀;八月八,吃西瓜;九月九,狮子吼;十月十,(原缺);十一月十一,吃个大鸭梨;十二月十二,商人到处买字。」

这样的「顺口溜」还有一首,是他一边吃饭,一边玩儿,又一边作出来的「诗」:「明日为我备西菜,牛肉扒来炖白菜,小肉卷,烤黄麦,葡萄美酒不要坏。你旁看,我吃菜,一傍馋坏了洪兰泰。口中涎,七尺长,一直流到东长廊。我大笑,把肉藏,藏在屉内满屋香。李志源、曹振光,左右绕桌旁。也是馋,不敢尝,瞪著眼,如笔长。吞著舌,赛黄狼。一会我生气,叫一声『一群东西赶紧给我出中房』。哈哈哈乐倒了三格格,对著我直说:『我皇』『我皇』。」其中提到的洪兰泰是宫里的太监,李志源即随侍李国雄,曹振光即随侍曹宝元,则这首「顺口溜」应该写在第一批随侍入宫后的1924年六七月间,当时宫里西餐时髦的情形得到了认证。

关于溥仪作诗,庄士敦在1923年写的《记清帝近事》一文有如下说明:「皇帝颇禀受其先世高宗纯皇帝之诗才,著作殊不少,亦善为今日少年中国所风行之白话诗。其文言之诗篇,多用赝名投登北京某报。顾知之者仅有两三人。即采录其诗之主笔,亦不知果为谁氏作也。」炯麟便是他曾使用过的一个笔名,如果能找到线索,把他化名发表的诗作搜集起来一定很有意思。

溥仪在天津当寓公期间也写过不少诗,从留存下来的诗看,政治性强了,艺术水平也明显地提高了。1956年潘际炯先生访问溥仪时,溥仪说:「郑孝胥在天津每天给我讲《通鉴辑览》,有时候我也写些旧诗给他看看,他不改,也许是不敢改。回想起来,那三四十首诗,内容可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谈爱情,一部分发泄愤慨,反对民国,希望复辟。原来都抄在本子上的,后来给丢了。作诗我喜欢五言律诗,至于绝句我嫌它麻烦,作得很少。」

幸运的是溥仪所说的那三四十首诗并没有全丢光,从当时留下的纸片中还可以找到几首。一首是溥杰东渡后,溥仪写诗表达对兄弟的期待之情,也是他要开历史倒车的强烈复辟欲望的流露,题为《寄秉藩》:「浩浩去千里,悠悠岁华长。念子增寥寥,夙夜常哀伤。目击四海沸,坐视邦家亡。久欲奋双翼,继子游东方。奈为俗营牵,日夜交彷徨。勾践志报吴,薪卧与胆尝。」

从溥杰寄自东京的信中获知,溥仪还给溥杰写过一首《秋日感怀》。现在这首诗已经不知所终,但溥杰赞赏其为「穆穆春风之诗」的文句犹存:「古人云,诗能见性情。藩(溥杰自称,其别名金秉藩)恭读我君之诗,实不觉欣喜无量。感慨悲愤之馀而以平和冲谈之语出之,不流于激,亦不流于颓丧。藩敢不揣愚昧,断定为有读书养气之工也。藩平日之短处即浅燥二字为害,我君昔日亦未能摆脱此二字也。今读是诗,如『为公忘恩仇』及『心如秋江静』等句,深喜我君之圣学有进也。」欣喜之馀,溥杰还奉皇兄原韵,挥笔而「恭和」一首,诗云:「袖手俟河清,大地沦浊流;丈夫轻死生,含笑眄仇雠。才短志徒长,圣道苦探求;求伸必先屈,表里期相侔。启心矢日月,天意即人谋;渺然一寸心,不贻先人羞。」

那几年溥仪还写过很多政治诗,表达对现实的不满和誓作「后清」圣主以「救民水火」的反动的政治理想。这个时期的溥仪在政治上已趋成熟,他的诗作所反映出来的思想倾向是值得特别注意的。请看这一首《无题》:「恶狂澜,实难防,堤崩土解灭田桑。东北区界尽泽国,长幼提携悉逃亡。流离失所或覆没,夜半鬼火隐聚光。吾民无辜遭此毒,皇天不吊弃独孤。时蒙不辰徒悲叹,生死悲欢本一途。安命达天堪久在,心安体舒任祸福。」字里行间流露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情绪,说明溥仪对自己没有军队,没有实力,不成气候,已有符合事实的认识。

这里还有另一首《无题》:「君不见,尘纲嚣嚣多纷歧,情欲蔽性自相欺。苦悦虽殊生死同,何必津津富贵为?昏醉一梦难遽醒,修真守道更有谁?乐之极兮忧将至,不内反兮惟怨悲。未知寻□本天理,自贻伊戚百计非。吁嗟嘻乎长叹息,白鹤独立知音稀。雾漫风吼初灯夜,万物凋零野禽啼。时光如电信可惊,白帝敛威又初冬,苍茫大地变不测,俗子安悉吉与凶。羁居世间廿六载,感愤举率懵懵。长太息,长太息,携琴登楼且畅饮,高啸一声震八龙。」从诗句中可知,它作于1930年溥仪26岁那年初冬,真实地反映了这位被废黜的中国君主当时的思想和感情。他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和「中兴」的事业,他仔细地观察并研究国内政治局势之每一微小变化,他也懂得要从理性上认识并解释现实。对待自己,他从不使用「寓公」的标准,而是看作必将飞腾起来的「藏龙」。

至于溥仪所说那谈爱情的另一部分诗作也有留存。

淑妃文绣颇有文才,「小皇上」常跟她在一起谈诗论文,溥仪写给淑妃的两首诗,是经历了坎坷人生的淑妃,一直带在身边才得以保存下来的。其中一首如下:「夜坐阶生冷,思君方断肠,宁同千万死,岂忍两分张。孰意君至此,悲愁断若忘,洗盏相畅饮,欢罢愿连床。」诗中情侣再现:"小皇上"和他的淑妃,在秋凉的月夜,倾诉相思恋情。当感情的热流熔化了冰冷的四周,他们真想开怀畅饮,共享天伦……在另一首诗中,陶醉中的末代君王竟完全忘记了自己「至高无上的身份」,倘不算逢场作戏,准能让受赠者感动不已。诗中写道:「仆本无赖幸逢卿,感激何似老猴精。最怕一句拉不扰,羞得粉面若深红。」可以想见,溥仪给婉容写的诗也不会少。

在伪满14年间,溥仪的诗作既没有清宫少年的快乐的游戏,也没有「行在天子」的疾世不俗。这个时期的溥仪,人是两面人,诗也是两面诗。他在日记本上、碎纸片上写的那些充满抱怨和牢骚的作品已经付之一炬了,而颂扬主子、堂皇现实的「御制品」,尚可寻之于存留甚少的敌伪报章。

1935年3月,沈瑞麟在《皇上乾德恭记》一文中写道:「上擅篇什。上半巡狩奉天,有四言宸章,巡幸旅顺,有五言宸章。平时晚间无事,间有吟咏,亦或作文,以发摅圣意。溥仪『巡狩奉天』的『四言宸章』,我们找到了,这首诗以《御制大阳篇》为题,颂扬了『满洲国』的『健康成长』。这首可耻的奴才诗原句如下:「明明太阳,照临万方;皎皎太阴,皓满遐荒。道纯气一,无否无臧;象彼初心,载魄同光。」

1935年4月2日溥仪「启驾」首次访问日本,这是他「登极」为「康德皇帝」的次年,「中兴」的雄心伟志尚未全然冷却,又在极为隆重的礼遇中访日,一时之间颇有连篇的遐想。仅在赴日海途之中,即有「御制宸翰」两章先后问世。

第一章写于4月4日,溥仪所乘的「比睿丸号」御召舰从大连出港后已航行了一天一夜,是日午前到达日本九洲以西的海面上,溥仪即将在这里「检阅」由70艘日本战舰组成的联合舰队的海上表演。诗就是这时写下的,四言四句,共16字:「海平似镜,万里远航。两邦携手,永固东方。」第二章写于4月5日,是日已不再是「海平似镜」了,据《扈从访日恭纪》一书记载,那情形是「狂风骇浪,翻腾不已」而且「时时加以骤雨」。到上午9点钟左右,天气转晴,「阳光照射,波光如锦,惟西北风尚烈,波浪缴荡,跃过舰首,海面银浪起伏,势如奔马」。于是,溥仪写下七绝一首:「万里雄航破飞涛,碧苍一色天地交,此行岂仅览山水,两国申盟日月昭。」这样令人作呕的诗句无须置评。

4月19日溥仪在奈良参观,当晚奈良市内4000名小学生在三笠山山腰以提灯排列「奉迎」二字,溥仪则在展望所手持红灯应答。当晚又写下七绝一首:「三笠山前夜色迢,春风吹万乾坤昭。凭楼远眺千炬动,朗月交辉丽九霄。」

1942年2月15日,日军司令官山下奉文率侵略军占领新加坡的消息传来,吉冈安直挥笔画了一幅山水屏风图拿给溥仪看,并请「皇上」题诗,以庆祝皇军的「胜利」,溥仪便在吉冈那幅画上写下一首七律:「霹雳呼匐降自天,永扫妖氛开坤乾。黎明初曙光海陆,伟哉皇军功盖前。大义凛然北方镇,日满一心同苦甘。捷报传来无限喜,翘望东天申庆欢。」次日拂晓,溥仪又冒著严寒亲临建国神庙向天照大神「祈念武运长久,对为大东亚解放之圣战奋斗之日军将兵,垂以感心之帝虑」,丑态毕露。

据李淑贤回忆,溥仪特赦后写的诗也有满满一本子,但在「文革」中自焚了。只有两首诗留存下来,一首是1964年3月10日溥仪随同全国政协参观团到南方六省一市漫游,他是第一次过黄河过长江,所以很兴奋,在南行列车的软卧车厢里望著窗外,从一望无际的河北平原,到美丽的南方春色,眼前景物感动了他,便提笔飞快地写下一首颂诗:「一望无际的祖国大地,锦绣如画的林野山河,五星红旗处处飘展,万户千家喜笑高歌。我们热情歌唱,歌唱共产党,歌唱毛主席。有了您们的正确领导,才有幸福、快乐的新中国。」另一首就是《我的前半生》出版之际,他为了表示对帮助他修改成书的李文达的感谢而作的一首七律:「四载精勤如一日,挥毫助我书完成,为党事业为人民,赎罪立功爱新生。」然而,有人却歪曲溥仪的原意,牵强附会把它理解为溥仪承认李文达是《前半生》一书作者的证据。溥仪明明白白地写著「助我书完成」,非常清楚地告诉人们:「李文达作为我的助手,在完成我的书稿时是很得力的。」绝没有把文达当作作者的意思。幸好溥仪还有这么一首诗留在人间,不然,人们又将作何解释呢?

应该说明的是,《中国当代诗词选》(叶元章、徐通翰编,江苏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在溥仪项下编入《遇赦回京》一首七律:「京华不是旧京华,莫向东陵问种瓜。三十五年归故国,春风吹入帝王家。」其实这不是溥仪的作品。《中国建设》杂志从1981年第3期开始连载拙文《皇帝成了公民以后》,我原想在每节文字结束时写一首诗,作为整节文字的概括,不料经编辑修改编发却走了样,似乎每节文字的尾诗都成了引录溥仪的原文了,我担心这样误传会有不好的影响,遂在连载3期后就取消了尾诗。然而,还是有《遇赦回京》流传开来,我愿借此机会加以纠正,不要再以讹传讹了。
 楼主| 发表于 2010-10-18 12:5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溥仪7岁时写给老师陈宝琛的祝寿诗:  
松柏哥哥,终寒不凋,训予有功,长生不老。  

11岁:  
朕心思雪,祈之昊天,昊天乃降,下民悦焉。  

少年溥仪:  
《三希堂偶铭》:「屋不在大,有书则名;国不在霸,有人则能;此是小室,惟吾祖馨,琉球影闪耀,日光入纱明,写读有欣意,往来俱忠贞。可以看镜子,阅三希。无心荒之乱耳,无倦怠之坏形。直隶长辛店,西蜀成都亭,余笑曰,何太平之有?」  

《寄秉藩》:「浩浩去千里,悠悠岁华长。念子增寥寥,夙夜常哀伤。目击四海沸,坐视邦家亡。久欲奋双翼,继子游东方。奈为俗营牵,日夜交彷徨。勾践志报吴,薪卧与胆尝。」  

《无题》:「恶狂澜,实难防,堤崩土解灭田桑。东北区界尽泽国,长幼提携悉逃亡。流离失所或覆没,夜半鬼火隐聚光。吾民无辜遭此毒,皇天不吊弃独孤。时蒙不辰徒悲叹,生死悲欢本一途。安命达天堪久在,心安体舒任祸福。」  

溥仪写给淑妃的:「夜坐阶生冷,思君方断肠,宁同千万死,岂忍两分张。孰意君至此,悲愁断若忘,洗盏相畅饮,欢罢愿连床。」  

溥仪「检阅」由70艘日本战舰组成的联合舰队的海上表演。「海平似镜,万里远航。两邦携手,永固东方。」  

「万里雄航破飞涛,碧苍一色天地交,此行岂仅览山水,两国申盟日月昭。」  

溥仪在奈良:「三笠山前夜色迢,春风吹万乾坤昭。凭楼远眺千炬动,朗月交辉丽九霄。」  

溥仪在吉冈:「霹雳呼匐降自天,永扫妖氛开坤乾。黎明初曙光海陆,伟哉皇军功盖前。大义凛然北方镇,日满一心同苦甘。捷报传来无限喜,翘望东天申庆欢。」  

《我的前半生》出版之际:「四载精勤如一日,挥毫助我书完成,为党事业为人民,赎罪立功爱新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4-2-22 13:27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