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888|回复: 0

王憨山书画市场乱象忧思录(吴啸华 谢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20 15: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憨山书画市场乱象忧思录
本报驻湖南记者  吴啸华  谢  兰



王憨山其人其画

    王憨山(1924—2000)湖南双峰县人,原名嘘云,著名花鸟画家,湖南文史研究馆馆员,湖南书画研究院特聘画师。曾师从国画大师潘天寿,为人朴实、憨厚、真率,自号“田园宰相”。在坎坷的一生中始终坚持自己的艺术追求,将文人画传统精华融入他多年乡村生活积累的艺术感悟之中,在中国绘画史上创造出堪称独树一帜的写意花鸟画风格。

    他提出“二分写字,二分画画,六分读书”,主张作画要给足,即“墨要给足,色要给足,给足才有分量。”其诗如白石,字似金农,画则崇尚周颐论词的“重、拙、大”的审美法度,磅礴大气,不阿流俗、独辟蹊径。深厚的学养还表现在画作题识上,寥寥数语即融入对社会、对人生的深切感受,韵味无穷。乡野习见的花鸟虫鱼,在其文质相兼的笔下,都被点化为极富意蕴的雅构。其作品先后在长沙、北京、广州、深圳、台湾展出,引起很大反响。

    开创中国焦墨山水的老画家张仃先生,看了憨山的画后指出,其画有土气、文气、才气、大气“四气”,并认为这“四气”是中国画至为宝贵的元气和真气 。他说:“看到王憨山的画,我想起当年可染先生面对黄秋园遗作时感叹的‘国有颜回而不识,深以为耻。’憨山多次来京,我亦数次去湘,竟缘悭一面。恨不能起憨山于地下,执手相叙,以慰我怀。”

    中国当代著名工笔画大家陈白一认为,王憨山是个真情的艺术家,“他的画、他的诗、他的人都是真的,他的字没有头、没有尾,也没有形,与传统书法不一样,自成一体,是一种真情的字,是一种童心的字。他的画注重的是画情,而不是画形,画出了对生活的感情。而他的诗没有什么拐弯抹角,没有之乎者也,全是老百姓的语言,很有真情。”

    王憨山的生命虽然终止, 但其艺术生命却仍持续发酵、更加强盛。2001年的北京“百年中国画展”(1900—2000),湖南入展者仅4人,王憨山名列其中。2002年新编的全国中学美术课本,“中国画”一节中,王憨山的两幅作品与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的作品被列在一起。北京故宫博物院、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都收录有其作品。

    国家画院研究员、知名美术评论家王鲁湘认为,憨山先生是湖湘文化在美术界的杰出代表,其作品、人格、艺术气质在某种意义上就是1000多年湖湘文化湖湘精神在当代的一种体现,在他身上,体现了湖南人憨厚、朴拙但是又充满智慧的品性。他说:“那幅著名的《群雀图》,有幸入选了中国美术馆‘百年中国画展’。该展是一次规模空前、档次极高的展览,展出的是20世纪100年中筛选出的最优秀的中国画家的代表作品。这说明憨山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和成就已经获得公认。”

    2011年6月8日至12日,中国美术馆典藏部主任王晓梅一行专程来娄底考察憨山艺术,对其艺术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12月28日,应中国美术馆之邀,憨山长子王雪樵去北京洽谈收藏憨山作品的问题。

    2011年11月12日,中国美协副主席、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在王鲁湘的陪同下来到娄底博物馆,考察憨山字画作品。在欣赏了200多幅作品后,杨晓阳对憨山推崇备至,认为可以将他列入中国画的代表性人物——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这一大师方阵的行列之中。

    曲折艰辛的艺术道路

    由于憨山特殊的生活经历,其画作数量的统计,也许永远是一个谜。曾有媒体如此评述憨山的平生不得志:憨山早年毕业于南京美专,后来蛰居乡下,潜心攻艺,一呆就是几十年。既是科班出身,又长期泡在农村,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厚积而薄发,无怪乎1987年这位酷似乡间老农的画家背着两麻袋作品到省会长沙办个人画展时,令陈白一等知名画家刮目相看,为之震惊、为之兴奋。

    当时,憨山已63岁。

    虽然憨山的作品得到了业内认可,但市场尚未来得及“接纳”他。再说,一年之中在省城举办个人画展的人多了去了,未必个个都是大师。1990年前后,憨山作品一平方尺的市场价是多少呢?与憨山相交甚厚的藏家李湘平告诉记者:“20元。”憨山长子王雪樵对此予以认可。

    憨山一生坎坷,历经磨难。抗战前入南京美专,师从高希舜。1947年就读于杭州国立艺专,拜师潘天寿。后返长沙,并参军入伍,担任过《战士报》的编辑,却因为不适应而自请转业。1953年回到老家,辗转于当地的小学、中学与县文化馆之间,办展览、出墙报,满腹经纶,一腔锦绣,却不得不为生计劳累、奔波。有趣的是,憨山的“转运”竟来自一次不经意的“善举”。那是1984年,人生六十转甲子,乡里集资办学,有人怂恿他画画卖钱,他一口气作画300幅,卖得2.4万元。当时那是一笔了不得的钱款。他捐给学校后,突然有种找到了真我的感觉。他欣然命笔,在一幅小鸡图上题词:“六十无闻悟是吾,春华秋月酒家沽。不辞日暮重抖擞,泼朱走墨呼小雏。”

    据记者在娄底调查,当年憨山作画,有时连买纸的钱也没有。而关心他的人也多,送纸送钱的都有,憨山憨厚,每每以画作回报。为维持生计,他也卖画,只是价格低廉。但只要有所获,憨山总是欣欣然。

    憨山画造假: 已形成完整产业链

    有人总结了憨山画作的市场升值图:第一阶段,1987年长沙画展前后,20元一平方尺;第二阶段,1991年前后,参加中央美院画展后,渐有声名,也只是200元一平方尺左右;第三阶段,1996年深圳、广州展览后,身价陡升,为2000元一平方尺;第四阶段,2000年仙逝时,声名鹊起,其画作为五六千元一平方尺;第五阶段,2002年以后,美术界、收藏界对其欣赏有加,其地位稳步上升,直追大师行列,其画作保持在5万元一平方尺的价格水平。

    自第四阶段后,市场上便有憨山假画出现,并愈演愈烈,乃至难以收拾。

    憨山的画作到底有多少传世?众说纷纭。

    憨山书画院(筹备组)的几位骨干坚持认为:按照他们的推算,应该在3000幅左右,但确数实在难以统计,因为,许多作品散落在民间。由于憨山作品一直处在价格的上升通道,藏家一般不愿出手,故市场上交易的,极少真品,有价无市。受巨大利益的驱动,造假便应运而生。目前市场上交易的作品,说全是假的,也许过于武断。但说90%是假的,断然不会有错。

    王雪樵基本认同这个观点。

    据悉,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参与造假的人,竟多是与憨山生前有过交情,甚至是非常亲近的人。他们利欲熏心,恶德败行,干起了造假贩假的勾当,也因此更具欺骗性。据憨山书画院(筹备组)反映,憨山画作造假,分为几个团伙,已形成了产、供、销完整的“产业链”。长沙、湘潭等地都有,娄底是重灾区,有大小不一的三四伙人。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有造假画的,有销假画的,还有“中间人”或“画托”。由于他们或多或少与憨山有过交往,故颇具迷惑性,上当的人不少。

    憨山长子的无奈: “我还能相信谁?”

    市场上假画多了,自然有露馅的时候。

    2003年1月,新加坡商人郭先生在长沙买了一批价值100万元的画,他发现是假的,便向警方报案。王雪樵被邀请去做鉴定,结果确实没有一幅是真的。此案中,警方拘捕了3人。

    即使是书画拍卖市场,也难有真作。究其原因,一是由于憨山作品的美誉度高,如果没有憨山作品,拍卖会便会被认为没有品位。其次当然是利益使然。

    云遮雾罩、不乏诡异的书画市场,很快就有了异样的声音传出,矛头直指憨山长子王雪樵与其母亲谢继韫。流言一波接着一波,令人难以招架。其中几种版本,一是说王雪樵自己造假,因为他的画风近似父亲;二是王家人从市场上买来假画,盖印后再卖出去…… 王雪樵告诉记者,这些纯属无稽之谈。想想看,谁会愿意去丑化自己的父亲或者丈夫?如果为了钱财,憨山留在家中的遗作也有几百幅,随便出售几幅便收益不菲。但我们一幅也不想卖,全部保留下来,打算以后建一家“憨山艺术馆”,见画如见人,把作品留给后来者。

    王雪樵说,父亲过世后,母亲谢继韫便把父亲生前用过的印章封存起来。但时不时有人拿画过来,说什么王老送的画,没有盖章,要求补盖。对此,不管是真是假,母亲一概拒绝。这样肯定会得罪一些人。但她实际上是在做一件对社会、对后人有益的事,每一个有良知、有责任的人,应该对她表示尊敬,而不是诋毁。

    据娄底书协副主席“憨迷”李湘平说,其实王雪樵也一直处在“舆论”的中心。有人造谣说,王雪樵与湘潭齐白石纪念馆的馆长王志坚联手遭假,说得活灵活现,他就亲耳听说过,但这就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散布的流言。假画的模仿水平越来越高,甚至达到以假乱真的高度,业内称之“高仿”。有时,不与原作对比,真还看不出来。王雪樵就因为几次处理问题欠妥,成为了众矢之的。有的就算没有看错,只是否定了假画,也会有人无中生有,这是利益的博弈,他一摇头,几万、几十万的交易就泡汤了,不恨才怪呢。

    李湘平讲了一个故事:有人为了金钱,不惜出卖良心、朋友、道德……为了使假画“合法化”,想通过憨山家人“授权”出版的方式,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憨山家人憨厚、单纯,听信了某人发扬光大憨山艺术的幌子,签下了“授权书”,但后来发现,某人唱的竟是“瞒天过海”的诡计,把假画当真迹排入画册之中。如果形成事实,憨山的声誉将毁于一旦,家人即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在憨山书画院(筹备组)的帮助下,憨山家人最终宣布“授权”作废,从而终止了这一闹剧。

    王雪樵伤心地说:“这样亲近的人,都不能相信,以后还能信谁呢?社会太复杂了,我只得出家了!”

    不过,王雪樵并没有出家,他改变了自己的艺术主攻方向,专心从事“瓷画”创作,目前也初有所成。

    如何识别憨山作品真伪?

    利益驱动,致使良心缺失,“谁的画值钱就仿谁的”,导致许多憨山艺术收藏家与爱好者上当受骗,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这对憨山的艺术成就与声誉,也是一种巨大伤害。为此,热爱憨山艺术的“憨迷”们,在王雪樵、王志坚、李舜平、李湘平、申学军、聂旭东等人的牵头下,组织了起来,为维护憨山画作的市场纯洁联手打假,并拟申请成立憨山书画院,将憨山艺术发扬光大。

    那么,在鱼龙混杂的艺术品市场,如何辨别憨山画的真假呢?

    据憨山书画院(筹备组)的“憨迷”们总结,打假宝典之一便是领悟憨山画精神。憨山作品具有极强的个性与独特面貌。因其个性强烈,许多仿作往往仿其形,而丢其神。

    憨山一贯倡导“二分写字、二分画画、六分读书”,文人画达到这个境界,不是图表形式,而是表达自己的品格、血肉、精神。憨山作品多为中锋用笔,且有臂挽千钧的力度,如排山倒海,而不失墨韵。其线条大方大圆、刚柔相济、显中见藏、藏中见显,花鸟画表现出的拙更显其大气象。

    憨山主张作画要画画稿,每每费心费神地在画面上经营布局,是为了更加放胆落笔,狂放处不离法度,精微处不失纤细,他的这股憨气是很难模仿的。市场中的作伪者,自然难以企及。其作品无论哪个时期,都极具阳光之美,绝无柔弱之力,彰显其独特的个性。

    王憨山成功地探索了中国画现代性的途径,承“齐”启后,其格调、气度、境界与视觉笔墨、平面构成、意趣造型,总让人产生内心的震撼。

    只要我们根据上述总体精神来鉴别,不少伪作就可以显露原形了。

    打假宝典之二是当心“行家”搅浑市场。与憨山有关的假画市场,有一个相当重要的特点就是,造假者多与憨山有过交往,有的甚至以憨山艺术的研究权威自居。这无疑使艺术收藏者的收藏增加了风险。在一系列已发生过的事件中,本来应是可信的“专家权威意见”,反而成了造假售假的新招数、新法宝,凸显出少数人道德的沦丧。

    憨山书画院(筹备组)的“憨迷”透露,艺术品市场的火爆使书画作伪之风猖獗,作伪手段、作伪技术层出不穷。近年来,湖南省内长沙、娄底、双峰等地发生了多起王憨山假画案件,公安机关在侦查过程中发现少数人利用王憨山故交的所谓“影响”,在既没有王憨山家属授权,也没有有关权威机构授权的情况下,自立门号,堂而皇之地在王憨山书画作品上以个人名义签署签订意见、盖章、摁手印。以“行家”的身份浑水摸鱼,自吹自擂,自称是最懂王憨山的人,收取“鉴定”费用,甚至与造假、售假串通一气共谋不义之财。这种做法正是利用了常人的信任,对不明真相的人更具欺骗性,是一种对收藏者、购画者极不负责任的行为。因此,一定得当心那些所谓的“行家”。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憨山的作品经过10余年的频繁交易,大部分作品已集中到有实力的收藏家、艺术爱好者手中,且很少流通出来,故参加交易应慎之又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GMT+8, 2022-9-30 00:51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Yeei!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